鞍山电饭锅

我吹爆我脑婆!!!辣鸡文手不好意思说自己至今没动笔orz  @肆玖酒

听说睡觉前跟故事更配哦?

“咳……咳咳……”

又是一大口血。

伍六七勉强抬起宛如吊了一个筋肉小飞鸡的眼皮,看见了被血水浸湿的深色布料。

我日,真颠。显然某刺客首席以前从来没背过人。

这样想的伍六七没忍住又咳了点血。

伍六七艰难地转动眼球,瞥见周围已经没有追兵了。

于是他的嘴张张合合,好不容易才挤出点声音:“……柒哥。”

“嗯。”

背着他的人发出了一声低音,算是回答。

好沙哑,伍六七不由得想笑,他头一次听见柒的声音能这么古怪。

不过他笑不出来了,因为哪怕是简单的面部表情他也累得不想做。

“人……”

“我杀完了。”

说完这句话后,伍六七听见有波动较大的喘息,想来柒也是在硬撑。

“放我下来吧,我撑不住了。”

没有回答,但是箍着他大腿的手的力度明显加重又放松。

而柒依然飞速地从屋顶跳过。

无声的拒绝让伍六七甚是无奈。

“我们去找神医。”

伍六七眨眨眼,无奈松口,心虚地没有说自己已经救不回来,目前这样只是回光返照。

他是真的撑不住了,但是……

既然这样,必须得撑到神医那里。

伍六七眼前一阵阵发黑,不断有血从指尖嘀嗒嘀嗒滴下,失血过多让他浑身发冷。

不能睡,绝对不行。

鸡大保永远忘记不了几乎成血人的柒背着悄无声息的伍六七一步一步挪进来的刺目场景。

看见鸡大保时,柒瞪着血红的双眼,从牙缝里挤出“救他。”

随后他终于不受控制地面朝下倒在地上。

鸡大保控制不住自己,眼泪脱眶而出,半响才颤抖地给斯坦国王子打了电话:“喂……”

柒猛地睁开眼睛,握紧魔刀千刃,警惕地观察周围的环境。

只有血红的枫叶从树上静静飘落。

柒摸了摸完好无损的胸,抿嘴盯着叶子几分钟,才将魔刀千刃收入刀鞘,转身离开。

刚刚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认为这时候应该是夏天,正如他觉得自己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任务顺利完成了,还没有回去报告。

“你想好了?”

伍六七背对斯坦国王子,控制剪刀转圈圈。

“想好啦,这次我肯定回不来了,麻烦你把他的记忆消除送回去。他回来了告诉大保记得给你打电话啊。”

“你就那么肯定他会活着带你回来?”

“对。”

斯坦国王子冷哼一声,说:“这次就当还你帮我追到可乐的人情。”

伍六七偏头灿烂一笑:“照顾好可乐啊,她是个好姑娘。”

“那是当然,用不着你说。”提到可乐时,斯坦国王子才忍不住将眼神放温和。

伍六七接住飞来的剪刀,潇洒地往兜里一揣,跟上已经走得很远的那个人的紫色背影。

今日份的沙雕,私心加了柒七,大家请用评论淹死我谢谢

首席他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单纯想写个伍六七是伍六七之前的事儿#
#今天也在不务正业写其他脑洞#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1.
伍六七呆坐在病床上,两眼无神地发呆。

他并没有在思考什么,只是单纯放空自我。

一旦陷入这种状态,他会耗上相当长的时间,也会自动忽略周围的环境。

除非有人故意推醒他或者连续叫他。

这并不是伍六七有意,只是他总是不自觉就陷进去,那种状态让他能暂时忘记内心的空虚。

他已经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天了。
2.
神医给这个重伤的青年包扎好后,说:“他大脑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很有可能忘记些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想起来,不过他已经脱离危险了。”

鸡大保刚松口气,就看见了神医递过来的收费单。

鸡大保:“……”

鸡大保:“我出现幻觉了?”

神医:“你没有。”

神医:“医疗费,一百万。”
3.
散发的青年醒来的时候,身边有一只自称鸡大保的蓝色肥鸡。

“唉小伙子你可算是醒了,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其实不用问,一看那茫然的眼睛,鸡大保就确定这人肯定忘了。

咋整。

说实话鸡大保没义务照顾他,可是鸡大保一向心善,放心不下一个失忆的人独自生活,更何况那一百万……

想起来欠的钱,鸡大保心在滴血。

鸡大保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两下,说:“其实呢,你是我的发小,之前出车祸那司机跑了,我把你送神医这里医好了,可是你被撞失忆了。”

青年皱眉问:“我乜水……”

“呃……这个……”

鸡大保抬头看天花板,绞尽脑汁思索,灵光一闪想起家里的门牌号:“伍六七,你叫伍六七。”
4.
伍六七自然是不信的。

他中的是位于心脏的刀伤,怎么可能是车祸。

还有鸡大保吞吞吐吐的样子,那拙劣的演技根本骗不过他。

他伤的是脑子又不是智商。

其实以他超强的恢复力,早就恢复到可以正常行动的程度了。

在刚刚恢复好时,他悄悄溜出去过。

半夜,他小心地隐藏脚步声,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街上并不是很安静,依然有夜猫子出来,在大排档划拳喝酒。

伍六七戴上兜帽,看着周围热闹的场景,只感到陌生与格格不入。

他一直走到沙滩边上,坐下看潮起潮落,直到快日出才起身回去。

就算想离开,他也无处可去。
5.
鸡大保是看不下去他这种状态了,所以他决定要伍六七多接触一下生活。

所以他建议伍六七多接触其他人。

于是伍六七就在公园里的长椅上继续发呆。

只不过不巧的是,天快黑时下大雨了。

伍六七将连帽衫的帽子扣头上,快跑回去。

路过一条小巷时,他听到了细弱的猫叫声。

伍六七停住脚步,看向一个破旧的纸箱。

箱子快湿透了,喵喵喵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最后伍六七把上衣脱下来包住猫回去了。

鸡大保气得骂伍六七是不是傻,捡只猫就算了,但是伤口还没完全愈合还被水淋,就不担心发炎?

伍六七鼻观脸脸观心,权当没听见。

鸡大保认命地叹气,嘟囔:“我上辈子一定欠你的。”
6.
伍六七捡回来的是只黑猫,腿受伤了,饿得瘦不拉几的。

猫被留了下来,疗伤期间一直很黏伍六七,但随着腿伤愈合,它呆在窗户边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伍六七明白,它要走了。

那天,伍六七打开门,黑猫绕着他转了两圈。

伍六七蹲下身,最后一次撸了撸猫毛。
7.
鸡大保表示很欣慰,自从这猫来了后伍六七开始减少发呆时间了,看上去也有人情味儿了,猫走时第一次笑了一回。
8.
“不对啊那猫不是我喂的么它怎么都不理我。”
9.
时间久了,经常逛公园的都知道在某个固定的长椅上有一个很招动物喜欢的长发小哥哥,偶尔能看见他笑一笑。

帅爆了。

有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经常往那里跑,蹭撸狗撸猫的。

这个小姑娘还特别话唠,有空没空找伍六七聊天,都是日常琐事。

“今天我妈又说我了,不就是数学总得五十八么,还不是因为老师题出得太难。”
“班里那几个智障今天依然在欺负我,还好,我踹到他们蛋了,疼死他们。”
“人比人气死人,凭什么我就不能吸狗,好想养只萨摩耶啊。”
“咦你之前不是粤语么,怎么开始冒广普了?”

伍六七大部分时候都在认真听,但他接话和笑的次数开始多了。

“嗯。”
“打回去就好。”
“养只小的试试?”
“被鸡大保传染的。”

某一天小姑娘聊完后,突然开口:“我要搬家啦。”

“……还回来吗?”

“也许吧。喏。”

伍六七接过她递过来的东西,仔细看了看。

“发圈?”

“嗯。”小姑娘笑了,“我看你头发那么长,不热吗?以后扎起来试试吧。”

“对了,那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伍六七将发圈收好,情不自禁跟着笑了:“伍六七,我是伍六七。”

“再见。”

“再见。”
10.
别说,扎起来就是凉快多了。
11.
两年后,小姑娘回到小鸡岛。

小姑娘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小哥哥温和的微笑,好像浑身散发着阳光。

见到浑身散发着接地气气息的伍六七时,她笑容僵在了脸上:“你谁?”

“哈哈哈我是伍六七啊靓女。”

“对不起,认错人了,告辞。”

当年那个帅哥呢?!

小姑娘的少女心碎成了渣。

诈尸一下,恋爱养成那个坑我一定会填的【强颜欢笑】

【柒七】恋爱养成游戏(1)

  “看,就是这个。”可乐将手机递给伍六七。

  伍六七探头,发现上面是一个贴吧,帖子是齐刷刷的一片:辣鸡游戏,毁我青春,耗我钱财

  “这游戏……很烂?”

  可乐往上划拉,点开了一个置顶帖。

  “作为一个前辈,我要在此严肃的告诉你们,别被这个套着恋爱养成的游戏骗了!这哪里是恋爱养成 ,这压根就是集探险解谜逃生的集合体啊!要玩这个游戏需要全程警惕啊!一个不起眼的选择乃至一句话都能达成be啊!操作不好也会死啊!全程只有一条命不按时投喂也会死啊!还有生病照顾不好同样死啊!我这不是恋爱是在养大爷吧?”

  “楼主你怕不是正好抽到了最难的那个,这明明是真·恋爱小清新。你看我家的小可爱,留好食物会自己吃的,生病会自己看的,钱会自己赚的,老省心了。”

  “楼上那个抽到easy模式的欧皇快住口,引起非酋极端不适。”

  “楼主我回来了,我男票又双叒叕死掉,我冷静一下,继续写。呵,官方,呵,男人,呵,世界。”

  “萌新有点方,这游戏这么丧病么……”

  “很好我冷静了,这游戏画风是相当不错的,剧情也很棒,自由度极高甚至可以手动输入对话,根据不同的选项会出现不同的分支剧情,建模超精致动作贼流畅,但是没有新手教程一切全靠自己摸索。请大家放心入坑,不过手气不好随机到困难又没有技术的……【点烟】”
 
  可乐用胳膊肘顶顶伍六七的背,俏皮一笑:“怎样,敢不敢玩一把试试?这游戏太难我就不要求无存档过关了,无攻略怎样,赌吗?”

  赌,当然赌,作为游戏区一个著名大神怎么能不尝试挑战呢?

  于是当天伍六七就买回了游戏机。

  不得不说这个包装很漂亮,整体金色花纹精细美丽,一看就知道设计下了老大功夫。

  伍六七打开游戏,经过两秒的黑屏后出现了“开始游戏”的选项,点进去后并没有立刻开始游戏,而是一段过场动画。

  一只献血淋漓布满伤疤的手臂出现,手上握着一块刻着“柒”的造型古朴的令牌,下面还有字幕: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玄武国第一刺客,代号柒。

  紧接着又陷入黑屏。

  屏幕再亮起的时候,一个穿着紫色刺客服表情冷漠的少年冷冷地盯着伍六七。

  那充满杀气的眼神和与现实无二的画风看得伍六七一哆嗦,差点把少年当成真人,但他马上想起这只是个虚拟人物,定定神后他仔细观察环境。

  少年所处的环境是一间卧室,相当写实。家具只有简单的床桌子椅子衣架,简洁到过分,墙上倒是挂着一些暗器。

  收回目光,伍六七将注意力转向少年。看见少年的脸时,他奇怪地凑近细看,发现不是他的错觉,这孩子五官真的很像他。只是散发加一身阴郁的气质和尚且稚嫩的五官与伍六七差别很大而弱化了相似感。

  真像我小时候,巧合吗?

  伍六七很快接受了这种设定,打算把这个少年当儿子养。

  少年血红色的眼睛警惕地盯着屏幕,一手已经将腰边的刀拔出鞘,对准伍六七的视线,问:“谁?”

  这是要确定昵称吧。作为一个取名废,伍六七认真想了好久,久到少年眉头皱得越来越高,大有再不说就提刀拼个鱼死网破的样子,他才认认真真打上真名。

  【我是伍六七】

  【你叫什么?】

  大概是少年太过人性化的表现,伍六七用上了与人交谈的方式。

  少年没有回答,反问:“你是来杀我的?”

  这发展略清奇,伍六七继续打字。

  【不是】
 
  柒表面冷漠稳重,其实除了他自己没人清楚他这时有多焦虑。

  能够躲过密密麻麻的封锁出现在这里的,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这个人伪装得太好了,如果不是他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视线,柒根本不可能发现他。

  而这样的人,如果想得到情报什么的完全可以自己去取,但他只是潜入自己房间。这种技术杀掉自己简直是易如反掌,而他既然没有继续伪装,只说明一件事。

  他根本没打算留活口。

  偏偏是今天刚出完任务,身上的伤口堪堪止血,本来换成全胜状态也打不过,这回更是惨上加惨。

  柒的手紧握魔刀千仞,下了必死决心:横竖都会死,他绝不束手就擒,必须要让对方付出点代价,让他知道玄武国首席刺客并不是软绵绵的小猫。

  面前的空气中突兀出现一行黑字,方方正正:我是伍六七,你叫什么?

  柒沉默一下,手依然没从刀上放下来,问:“你是来杀我的?”

  出乎意料,字迹变成了“不是”。

  柒依旧思考该如何对付对方。

不愿意露脸吗?那一行宛如机器打印出来的字是斯坦国的投影技术?看来对方不是一般的警惕。

  不过既然对方一时不想动手,柒自然也不想轻易惹火他,但是……他根本没有姓名。

  他想起了自己的代号,开口道:“……柒,我叫柒。”

论南方蟑螂的杀伤力

#私设:柒与七两个是搬到南方的两个北方汉子#

南方特产是什么?

点心,水果,小吃,以及……蟑螂。

伍六七和伍六柒是双胞胎兄弟,两人从小一块长大,上同一所学校,考上了同一所名牌大学。

就是这学校在南方,离家很远,又不想住宿舍,所以他们打算在学校附近租间房。

租房这事是伍六七办的,他对比好多房子找到了一个又便宜又好的房子。

房东老大爷上下打量伍六七,半晌才问了一句:“年轻人,北方来的?”

“是啊,大爷,怎么了?”

“北方人啊……你怕蟑螂不?我这儿房子便宜是因为这里蟑螂多啊。”

“唉呀没事儿没事儿,一两只蟑螂算什么,我小时候都是玩蟑螂长大的。”伍六七拍胸保证。

老大爷没再说什么,但接钥匙的时候伍六七总感觉大爷那眼神带着点怜悯和幸灾乐祸。

当天他们就搬了进去。不得不说这钱花的值当,家具什么的都不缺,房子空间也很大。想到老大爷说这房子里多蟑螂,伍六七专门叫伍六七带了灭蟑螂药撒了房子角落。

半夜伍六七突然饿醒了,他迷迷糊糊地起床去翻冰箱,突然发现苹果后面好像有两根头发,他不禁咦了一声,伸手揪住想看看那是什么。

然后他拽出了一个十厘米大蟑螂。

并且离他脸仅两分米。

借着冰箱里的光,伍六七看见蟑螂那奇长的触须被伍六七提着,六条细长带须毛的腿在空中挣扎划动,头部狰狞的口器不断翕动,巨大的有横纹的尾部前后扭动试图扒上伍六七的手指。一言以蔽之,恶心到爆。

伍六七从嗓子眼憋出一声高昂的尖叫,惨叫声甚至激起了楼内的声控灯。

他惨叫着疯狂甩手,害怕到飙泪。蟑螂被甩在地上六脚朝天,六条腿还在乱划。

伍六柒本来睡眠就浅,这么大的响动立即就把他吵醒了,当他愤怒地甩门出来时就看见了在地上扑腾的蟑螂与站在沙发上尖叫并甩胳膊的伍六七。

伍六七看到伍六柒,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救命稻草,三窜两跳蹦跶过去抱紧伍六柒胳膊嚎:“柒哥!柒哥你可算是来了!有蟑螂啊啊啊啊啊啊!”

伍六柒皱眉,道:“一只蟑螂,怕什么怕。”

但是当他将视线转移到趴在地板上的蟑螂时,下意识牙疼似的发出轻嘶声。

卧槽,这是蟑螂?这是蟑螂?

这世界上还有鸡蛋那么大的蟑螂吗?!

伍六柒从小就是张面瘫死人脸,自带气场,打架从来没输过,所以没人知道其实他……怕蟑螂。

就连伍六七也不知道。

小时候伍六七捉蟑螂吓过他,他黑着一张脸什么也没说,把伍六七按地上抽了一顿。

现在看来小时候那个哪是蟑螂,那明明叫小宝宝。

伍六柒内心崩溃到想要挠墙,但是他忍住了,沉着地脱下手中的拖鞋照准蟑螂拍去。

在拖鞋即将砸到蟑螂时,原本安静趴在地板上的蟑螂突然拍拍翅膀飞了起来,不仅躲过了拖鞋,还直直朝伍六柒飞去。

两人这辈子头一次知道,蟑螂不仅可以长得那么大。
它还会飞的。
而且飞得超快的。

伍六柒这回是真忍不住了,他低声吼了一嗓子,抄起靠垫把蟑螂从半空中拍下来。然而柔软的靠垫根本无法打死蟑螂,蟑螂只是停顿了几秒,然后继续毫不迟疑的转而飞向伍六七。

伍六七继续惨叫,不过基于楼上楼下抗议式敲地板敲天花板,他把声音压到了最低,就是尖利得可怕。

他爆发出此生最快的速度翻过沙发,飞速绕过一个个障碍物,蟑螂紧随其后,上演了现场版的速度与激情。

眼看伍六七就快被追上了,伍六柒趁机抄起另一只拖鞋,眸中爆发出杀气,眼睛泛起鲜艳的红色,迅猛地砸向蟑螂。

快!准!狠!

蟑螂被巨大的冲击力砸到墙上,伍六七拿伍六柒的双马尾辫照片发誓他听到了蟑螂被挤扁时的噗叽声响。

拖鞋掉到了地上,蟑螂尸体依然黏在洁白的墙面上,留下一大滩橙色的粘液顺着墙壁慢慢向下流淌,还有一大坨子白色的卵。

伍六七没憋住差点吐。

噩梦终于解除,伍六柒神色自然地收回手,光着脚去柜子里拿卫生纸。

一打开抽屉,伍六柒顿住了,抽屉里的一大堆蟑螂也顿住了。

然后抽屉里的蟑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朋友,你经历过地狱吗?

伍六柒不再管地上的拖鞋,转身冲刺入卧室,伍六七紧随其后关上了卧室门,将能拖动的一切都死死堵住屋门。

据说两人的惨叫声震醒了全楼的住户。

当天晚上两个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北方大汉裹着被子一人拿一本超厚的字典瑟瑟发抖熬过了一整夜。

被蟑螂统治的恐惧

柒哥与六七面对一只拳头大的南方蟑螂
算是同居日常
只要二十个赞我今天就尝试肝完

记梗

我控记不住我记几,有生之年估计会写

六七被可乐安利玩一款很火也很难的恋爱养成游戏,据说角色随机剧情随机,六七打赌无攻略通关游戏,开始养成作为游戏角色的柒,然而最后面临柒必死结局,尝试多种办法无果后让可乐帮忙一起在网上找攻略,但是可乐在让她高智商男友查找后奇怪地告诉他:游戏中有随机的三十个人物,可是根本没有“柒”的存在

莫比乌斯环
六七在梦中见到了刚成为首席的柒【十五】,每天晚上都在六七被捡到的海滩那里唠嗑,柒渐渐被软化,生起了:“如果可以像他那样就好了”的想法。但是两人每次从梦中醒来都会忘记做的梦,再次睡着时才会想起来并察觉不到自己会忘记的事,持续三个月后柒再也没有梦见过六七,未来柒被捅刀后掉落水中被捡到,下意识按照六七的性格发展,两年后梦见一个沉默寡言的十五岁少年

重温第十集,看op时感觉哪里不对倒了几遍发现的,制作组你们是真皮